+886225131111 service@dxmonline.com

「建築是凝固的音樂」—— 歌德

ZOE:
「在設計的時候,您的畫面有聲音嗎?」

姚仁祿:
我的視覺比較敏感
在創造空間時,會非常注重它的「韻律」
有的空間強大,有的卻很微弱
所以,空間是「動態」的
從一個空間流動到另外一個空間
再轉換到另一個空間
也就是線條


ZOE:
「為什麼會想要念建築?」

姚仁祿:
我不想讀很科學的東西
又不曉得當時甲組裡面有什麼
而且,我喜歡畫畫
後來才知道,建築不是只有畫畫….

建築其實是在「解決問題」
不只是建築,任何學設計的
都需要兩個腦袋
一個是「浪漫」的
另一個則是「實際」的


ZOE:
您在大學開過畫展,
但因為每個人都會問您畫的意思
所以您決定還是選擇走建築這條路?」

姚仁祿:
「其實對我來說
不論是賣麵也好,開車也好
真正要做得好,「藝術」拿不掉

台灣就是把藝術撇得太遠
所以有很多行業就變得太過「實際」
學校教的時候,其實不太教欣賞
(如音樂、畫、書法、文學等等)
所謂的教,都是為了「考試」….


ZOE:
「您覺得最好的宗教建築是什麼?」

姚仁祿:
我一直記得我在大學二年級時
一位年輕的英國老師,說了一個令我難忘的故事:

教士在工地,問工人道:你們在做啥?
甲答曰:挑磚;
乙答曰:砌牆;
丙答曰:建屋;
丁答曰:蓋教堂;
教士曰:謝謝,別忘你們都在搭建,通往天堂之路!

多年後,我漸漸明白
好的創意,不只要搭「跨越的橋」
更要建一座「意義的塔」
讓人們,透過你的努力
在尋常生活的細節裡
看見不尋常的夢想與高度
讓人「看見希望」,或者更準確地說
讓人「瞥見天堂的一角」

我一直覺得,教堂是神聖的
意思是說, 你把音樂、雕塑放進去
他都變成,跟放在其他地方不一樣才對

一天,在薩爾茲堡散步時
我遠遠聽見來自一個教堂聲音
我趕緊跑到門口
那個教堂不大,但你就會覺得
天堂大概就是這樣
很平靜及感動
你隨時可以進去
這也是最不可思議的地方

赫德嘉·馮·賓根(Hildegard von Bingen,1098年-1179年)

ZOE:

其實這也與建築很有關係
你想想看,最偉大的建築,也是來自宗教,
在音樂上也是:

歷史上最早有記載的女作曲家
赫德嘉··賓根」
她擔任女修道院院長修院領袖,
同時也是個哲學家科學家醫師語言學家社會活動家博物學家
她認為,人生病應該不能只靠「禱告」
所以就開始研究藥草。
後來發現,也不能只靠藥跟禱告
應該要開始唱好聽的歌
所以才開始作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