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225131111 service@dxmonline.com

你對影子的想像是什麼?

只要有光,就有影子。影子陪伴我們經歷著生活上的各種喜怒哀樂,但許多時候,卻常會對自己的影子感到陌生:「這是我的影子嗎?」
我們所看到的一切萬物,在不同的時間、光影、角度、平面上,就會有不同的顯現。也許,這也是讓我們對於影子有不同想像的原因吧?!

以下,我們試著與影作伴,欣賞藝術家們如何透過自己的方式,結合影子詮釋創作。

一部只有受難者,沒有英雄的戰爭作品

黃翊的《地平面以下》,舞者與影子共舞,表現人們受到壓迫時所感受到的不安。

「瑞士巡演遇見了我們的巡演技術總監。這位並不富有、認真工作的先生,領養了難民。一位14歲懷著身孕的敘利亞小女孩,一抵達瑞士就生產了。原本身為父親的他,瞬間升格成了爺爺。四周的人們默默支持他的行動, 就像偷偷的偷渡每個人的善心,到我們都希望永遠存在於每個人心底的「善、美」的那塊領地。」

—— 編舞家 黃翊

更多介紹請看:HUANG YI STUDIO +

給我一點光,用影子說個好故事給你

還記得小時候,最常玩的遊戲之一,就是「影子遊戲」。只要有陽光或是燈光,就能變出不同的小動物。

影片中,Pilobolus藝術總監Matt KentRenee Jaworski,解釋了舞者如何使用陰影來創造幾乎任何可以想像的東西。靠著身體在空白屏幕上遊走,帶入創意與巧思,搭配不同距離及靈活的聲音表情,呈現出來的圖像和故事,增添了不少樂趣與感動!

更多介紹請看:How Pilobolus Brings Shadows to Life

資料來源:thisiscolossal.com

用影子畫出一個新世界

倫敦的插畫家Guy Larsen在一張皺巴巴的紙球投下的陰影線中找到了靈感,運用陰影畫出各種扭曲的肖像畫。也許這對於藝術家來說似乎不難做到,但對於想要練習不同的東西或強迫不同的插畫風格的人來說,這可能是一個有趣的練習。

有限制的創意

翻開字典,隨手指一個字,就強迫自己從這個字開始寫作文,這是一種跳脫老套的方式,您敢試試嗎? 這是一種創意的練習,受困之後的掙脫,就是創意被激發的時刻,這是不是與倫敦插畫家Guy Larsen用影子練習繪畫的方法有一曲同工之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