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225131111 service@dxmonline.com

日本,1982

看到川端康成小說中的美麗與哀傷,但是又立刻走進現代社會的街角,看到大江健三郎那現實主義筆下對人間樣態的衝擊性描述。攝影家 阮義忠的姿態與視角不同過去的人文關懷,不企圖界定一種理想的、仁慈的、正派的人類形象,而是更直接地捕捉當時作為一個正進入後現代主義尾聲的日本社會,充滿著空虛感、不信任感與支離破碎的故事。

阮義忠 − 日本,1982   Juan I-Jong – Japan 1982

阮義忠 姚仁祿的日本美學印象

在〈日本,1982〉中,攝影家 阮義忠捕捉當時正進入後現代主義尾聲的日本社會,似乎又回到過去,提醒自己要永保初心,更以電影提醒我們,要不斷回望傳統,像傳統學習;姚仁祿 也分享對於「古日本」的印象,傳承自中國,卻在日本綻放的「僧文人」美感,也許認識日本,可以從這裡開始。旅人,在世界各地行走,了解他鄉,也將使自己與故鄉找到更清晰的位置….

旅行

旅行,使我替自己與故鄉找到更清晰的位置

攝影

攝影最重要的是:「看到什麼、想記錄什麼、心被什麼感動」

美學

侘寂美,理解生活是複雜的,但崇尚簡單

電影

「我只願意向美的事物磕頭」—茶聖千利休

回到1982,與自己對話

「攝影就是這樣,若眼前的事物無法感動你,你就不會輕易按下快門,永保初心、一顆最無染的赤子之心,是我對自己的一種警惕。」——攝影家 阮義忠

侘寂 Wabi-sabi

一種以接受短暫和不完美為核心的日式美學。「侘寂美」有時被描述為“不完美的,無常的,不完整的”。它是從佛教三法印派生的概念,特別是無常。

不完美的絕美

提到wabi-sabi,一般人總會自然界蕭瑟衰頹的景象。事物由盛而衰不完美的樣貌引人注目,但不完美卻能引起人們內心的共鳴….

心被什麼感動?

攝影機器並不全然重要,重要的是「看到什麼、想記錄什麼、心被什麼感動」

——攝影家 阮義忠

日本美學漫步

「要深入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對旅人來說,大概只有一種方式,那就是毫無目的的閒逛。不預設立場,不盼望收穫,讓意外決定下一步。而想要真正了解她、欣賞她,就必須懷著幾分失落感。」——攝影家 阮義忠

最真誠的美感

隨著時代的進步及變遷,我們不要失去人與人之間最真誠的美感,那種美感,也包括自然。

——大小創意酋長 姚仁祿

回望隋唐的日本

鑒真大和尚。唐招提寺。奈良。
傳承自中國,卻在日本綻放的「僧文人」美感

「每次旅行都是離家與返鄉的過程,旅行使我對故鄉與本土有新的定義。在世界各地行走,不但讓我有機會與不同國家、民族、生活習俗廣泛接觸,也使我替自己與故鄉找到更清晰的位置。」——攝影家 阮義忠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