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225131111 service@dxmonline.com
男孩Corona 打字機Corona

男孩Corona 打字機Corona

澳洲電視媒體報導,美國影帝湯姆漢克斯(Tom Hanks)寄了一台Corona品牌打字機和一封溫暖的信,給一名八歲澳洲小男孩。這名男孩稍早寫信給湯姆漢克斯問安,並提到自己因為名叫Corona,在疫情大流行期間遭人霸凌。

湯姆漢克斯和妻子麗塔(Rita)之前澳洲昆士蘭州黃金海岸染上COVID-19新冠病毒,於當地隔離了兩個多星期。家住黃金海岸、八歲大的科羅納·德弗里斯(Corona De Vries),寫了一封信給湯姆漢克斯。

澳洲第7頻道電視台(Channel 7 News)報導,男孩信中寫道:「我聽說你和你太太感染了新冠病毒,你還好嗎?」

科羅納說,他很喜歡自己的名字,但是在學校裡,人們叫他coronavirus(冠狀病毒),讓他「又生氣又難過」。

兩度贏得奧斯卡影帝、嗜好收藏打字機的湯姆漢克斯,用他曾帶去黃金海岸工作的Corona牌打字機回信給科羅納。信上寫道:「你的來信讓我太太和我覺得很棒!你知道嗎?我所認識的人裡面,你是唯一一個名叫Corona的。Corona,像是太陽周圍的光環,是個王冠。」

第7頻道新聞秀出的這封信還寫著:「我認為這台打字機很適合你。找個大人問問怎麼使用它。然後用它來回信給我。」

信末,湯姆漢克斯還特別引用電影「玩具總動員」(Toy Story)由他配音的玩具主角胡迪主唱歌詞寫道:「PS:我是你的好朋友!(You got a friend in ME!)」。

2020年,迎來了寂靜的春天,卻是在病毒蔓延的威脅下,被迫面對學習無常人生的生、離、死、別。所幸我們深信:有陰影的地方,必定有光。

大小創意在2020庚子年的荒亂之時,為您推出「疫起・傳愛的故事」這場尚未到盡頭的戰役,有許多令人動容的篇章,請您和我們一起,欣賞,並傳播出去。讓人間的善意,支撐起我們對抗病毒的勇氣。

超大、超小又超快,怎麼辦?

超大、超小又超快,怎麼辦?

SARS與COVID-19比較

2002年發生的SARS,是21世紀的第一場病毒感染的流行病,發生當時,我們人類完全不認識它。

雖然流行浪潮在2003年夏天已過,但是SARS仍列衛福部疾管局的第一類法定傳染病,也沒有治療的藥物,衛福部網站說明「目前針對SARS病毒,並無已證實療效的特效藥物,良好的支持性療法可幫助絕大部分的病人度過難關。」

人類暫時度過難關,可惜,並不謙卑。

2015年,比爾.蓋茲(Bill Gates)曾在TED的演講苦口婆心的警告:「下一次大流行病可能是我們從未見過的傳染病」,他說的沒錯。

SARS全球確診8096人,死亡774人,歐美不只確診少,除了加拿大,幾乎沒有死亡。

2019年這次的「新冠病毒」完全不同,全球確診已逾14萬人,歐美死亡人數驚人。人類都還沒有找到對治之方,新病毒已經快速的從尋常百姓,一路傳到王謝堂前。

在台灣,一開始我們知道,我們自己返國的旅客確診,接著聽到在國家音樂廳演奏的外國中提琴家確診,近期,連遠在天邊卻耳熟能詳的球星,到人人佩服的影星,到他國的中央、地方政要確診。病毒毫不客氣,絕不選擇,無論你的地位如何,病毒只認「這是不是生物體」。

病毒:地球最大量的生物體

病毒數量超級大,在地球上,每平方米多達8億個。這是2020年1月27日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報導,BBC說:「病毒是地球上數量最大的生物體,跟隨地球上的每一個生態系統,入侵每一種生物體。它們可以穿越地球各大洲,每天有數萬億的病毒會從天而降。」

按照BBC的報導,我粗略推估,你我的食指大小,就可能有16萬個病毒,其中冠狀病毒應該算是大的(每個約100nm,你我頭髮直徑的萬分之一)。

此外,BBC也說明:「當這些超級病原體在複製自己的遺傳指令時,並沒有檢查複製是否錯誤的校對機制,所以突變很常見,因而新的病毒變異體不斷被創造出來」,換句話說,我們還沒找到應對方法,它們已經變了。

面對這樣小而兇悍的東西,用我們人類面對敵人的慣用思惟「趕盡殺絕」,顯然不可行,我們只能謙卑。

謙卑之外,需要愛

此毒何來?全球聚焦武漢,鄙視市場野味,然而,由於去年美國上萬人死於流感,稍有推理興趣的人,總會懷疑,往生萬人之中,有否夾雜新冠病毒受害者?

自從3月11日,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主任羅伯特.芮斐德(Robert Redfield)在眾議院監督委員會承認:「在看似死於流感的美國人的死後診斷中,新型冠狀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之後,新冠病毒起源,變成中美爭論謎團。

論辯病毒從何而來,不是本文的目的,本文期待與讀者一起思考「面對疫情,除了徬徨、焦慮、批判、爭論、氣憤之外,我們還能做什麼?」

我們應該相信「愛的力量,廣大無邊」。

台灣,除了在醫療專業小心謹慎主導、全民接受不便,配合共同防疫之外,建議各行各業,團體個人,還可以盡力傳遞「愛」。

先以1月25日武漢封城之後,當地的Wakanda光谷分店,決定繼續為對門的醫院服務為例,他們說:「別的忙我們也幫不上,就讓他們每天都能喝一杯熱熱的、專業的咖啡吧!」這就是在疫情不明緊張萬分的時候,靠著一杯又一杯小小的咖啡,傳遞的愛。

聽起來好像小事一樁,但是,我堅定的相信,展現無私之愛的人類偉大文明,都是從這樣的小事,一點一滴,累積而來。

再以知名大提琴家馬友友為例,由於疫情,造成原訂3月25日在台北的音樂會延期。

然而,3月14日,他在FB上,分享了一段大提琴演奏,同時寫下:「在這些焦慮的日子裡,我想找到一種方法,能繼續分享那些讓我感到舒適的音樂。我的第一首安慰之歌:德弗札克的《回家》,願大家都平安」。

2018年,馬友友開始了全球巴哈計畫(The Bach Project),他的心願是「舉辦36場音樂會,走遍全球六大洲,36天的行動日,共同探索如何以文化連結世界。」當今疫情險峻,不得不暫停行程,但是,他仍然持續在FB上,以音樂,安慰世界上焦慮的人們。

對我而言,探索以文化連結世界的可能,不受疫情阻攔,在FB上持續安慰大家,就是「愛」,一種願大家都平安的愛。

此外,由於NBA停賽,克利夫蘭騎士隊的球星凱文.洛夫(Kevin Love),率先承諾提供10萬美元(約300萬台幣),幫助球場中,可能因停賽而失業的員工。

洛夫在Instagram說:「每個人對壓力的反應都不同,最近爆發的COVID-19引起的恐懼和焦慮,可能會非常巨大的。」

他在文中寫道:「我擔心每個人都感到焦慮,所以我透過凱文.樂福基金會(Kevin Love Fund)承諾提供10萬美元以支持騎士隊主場館和由於NBA停賽而突然改變生活的工作人員,我也希望,在這個危機期間,其他人也能和我一起,支持我們共同的社區。」

在洛夫的善舉之後,另一位NBA球星,榮獲2019年最有價值球員密爾瓦基公鹿隊的揚尼斯.安戴托昆波(Giannis Antetokounmpo)也承諾提供10萬美元。

他在推文說:「有些事比籃球還大!在這個艱難的時期,我想幫助那些使我的生活,家人的生活和隊友的生活更加輕鬆的人們。我和我的家人承諾向公鹿隊主場館(Fiserv Forum)的工作人員捐款10萬美元。我們可以共同努力!」

10萬美元,對於這兩位球星來說,也許不算什麼,但是,他們不談禁賽求償,反而先考慮即將可能因失去工作,而徬徨的球場工作人員,那就是愛的典範。

我相信,全球各行各業,將有許多人,呼應這樣愛的呼喚。

別忘了,感染者不是統計數字

新冠病毒確診者,心情必然緊張;自體抵抗力弱,或醫療資源不足而往生者,家人必然悲傷。

我們看待媒體報導的數字變化,不能掉入你多我少,我比你棒的數字競賽,我們不要忘了,每一個數字,都跟您我一樣,是一個有情有愛的脆弱心靈。

以上內容,刊登於遠見雜誌:2020年三月
文 / 姚仁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