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225131111 service@dxmonline.com
談修行與文明|美是修行 美是文明4-4

談修行與文明|美是修行 美是文明4-4

談談修行

Malcolm Gladwell:

修行,英文是「Practice」
換言之,修行=練習…

修行=勤練

獲得讓自己「比現在更好」的功夫…
更親切、更利他、更慈悲、更自在、更歡喜

修煉,不是「當你出色的時候,才做的事」
是「因為勤練,因而讓你變得出色的事」

罰球線重複練習:淺
罰球線前後輪流練習:深

美。修行

讓腦神經細胞啟動「好的連結」
避免啟動「反社會、隨便、殺戮的連結」

最後,談文明

宇宙誕生…
我們在星球上,創造了物質文明…
沒想到,海洋上垃圾島,成為文明之恥…
面積超大。遺害千年…

為什麼會這樣?
人心不美,地球就不會美…
地球不美,文明就是假的…

《魔獸世界》這樣的遊戲,給予玩家拯救「世界」的方法,讓他們學習怎麼當個英雄。試想,我們可不可以駕馭這種玩家的力量來解決現實世界的問題?Jane McGonigal 認為我們可以的,並解釋應該怎麼做。

訓練腦|美是修行 美是文明4-3

訓練腦|美是修行 美是文明4-3

可惜,標準答案的「考試」阻礙下一代的「美感」發展,眼不見美。心無美感…

但是美感能力才有未來,未來屬於右腦….
AI來了,左腦時代已經過去….

右腦是什麼?
腦分左右,一樣重要
知性:左腦表現
創意:右腦表現

企業,信左,不信右

左右腦不同,真是這樣嗎?
哈佛腦神經解剖學家Jill Bolte Taylor,親身經歷過少數腦部科學家希望擁有的研究經驗:她親身經歷過一次腦中風。看著自己的腦功能徹底退化–動作、言語、自我意識都一一退化,也發現右腦的無限潛能,右腦能讓我們,達到安詳、平和的涅槃境界!

現在開始,請簡單試試,訓練不受重視的右腦

方法一:用眼睛來回掃描刺激大腦
方法二:用左邊的鼻子呼吸
方法三:盡可能的幽默

神秘腦|美是修行 美是文明4-2

神秘腦|美是修行 美是文明4-2

如果您是Vera,發生這樣的事,您會怎樣?
跟歌劇院吵架?跟經紀人吵架?
自怨自艾?自暴自棄?

如果您是Keith,發生這樣的事,您會怎樣?
跟歌劇院吵架?罵經紀人?
抱怨女孩?怨嘆自己倒霉?

都可以,但是這樣美的結果,為什麼會發生?
因為「腦神經細胞的結構」不同….

問題是,促成這樣美麗的結局的腦「我們都有嗎」….
有的,但是為什麼我們遇到這樣的亂局,結果不是這樣?
愛與慈悲腦,這些區域,需要我們啟動,跟健身一樣….

美是神秘的,也是「藝術與科學」的源頭….
「神秘」是我們所能感受到的「最美」體驗;「神秘」也是「藝術」與「科學」之源。

指揮家伯恩斯坦說:
「愛因斯坦說過,最美的經驗是神秘;
既然如此,我們為何要費神解釋『音樂之美』而遠離了神秘的感受?」

感受「神秘」是好習慣

音樂,不只是音符
繪畫,不只是色彩
建築,不只是造型

看見美|美是修行 美是文明4-1

看見美|美是修行 美是文明4-1

看見美,因為心美
分享一個45年前聖誕後不久的美麗故事….

1975/1/27 星期一,雨天。這個故事發生在德國的科隆。
17歲的少女 Vera Brandes,看著黑暗的舞台,內心七上八下,
因為,她好不容易
說服了歌劇院為著名美國青年鋼琴家Keith Jarrett,
策劃了一場深夜12:00開始的「即興爵士音樂會」,當晚的票早已完售…

幾小時後,Keith Jarrett將面對1400人在貝森朵夫的鋼琴前即興演出,
沒有樂譜,沒有彩排…
17歲的她心裏很難過,因為當天下午,
她安排了鋼琴家與經紀人見面試琴…
鋼琴家試了幾個音,換經紀人也試彈幾個音,停了半响,經紀人說…

「如果不換一台,今晚,Keith不能演奏…」

應邀之前,鋼琴家清楚的要求了鋼琴的規格,歌劇院搞錯(?)
搬來台上的,是一台體積較小,又有幾個鍵走音的琴…
臨時找到對的琴,搬運工卻已下班,
女孩想請朋友一起,把琴推過大街,卻遇上大雨天。

怎麼辦?

Keith Jarrett 決定上車離去。
大雨中,17歲女孩在車窗外懇求,Keith思考許久,搖下車窗說:

「Never forget,only for you…」

深夜12:00的舞台上,Keith Jarrett放棄了走音的低音區,
和聲改在中音區,旋律在高音。

他化腐朽為神奇,在科隆歌劇院上演一場足以影響爵士樂歷史的鋼琴獨奏會。
開場僅用兩個和弦就堆疊出無限想像空間,
中段透過使用中低音域反覆樂句來彌補樂器的限制與不足,
這是一場他前衛獨到的歷史性即興演出。

我想分享的是,不要怕事情「被搞亂」,
因為亂,隱藏著機會,讓事情變得「更好」

這是那天,即興創作的錄音⬇︎

教育四問

教育四問

同樣都走上創意工作的姚家三兄弟,
其所接受的家庭教育,
或許是許多正值教育小孩的父母們的一個參考:

從雜誌培養小孩審美觀

姚媽對於美的事物,一直很喜歡,家裡一週總是要看七、八本日文雜誌,這個習慣也無形中給了三兄弟最好的美學刺激與養成。也許或多或少,在小時候經常翻閱這些雜誌,也影響日後的審美觀。

向認真過生活的父親學習

姚爸喜歡搬東西,時常改變家裡的家飾擺設,
姚仁祿:「是不是因為他而成為室內設計師,其實我也不知道。」

不論在生活、旅行,姚爸都是一位很認真的人,
在旁人看來,是一件小事(無關緊要的事),但對姚爸來說,卻是必須再三確認、謹慎對待的事情。

無聲的溫暖:給予自由與關心

姚仁祿以他念建中時,打橄欖球校隊為例。
「通常練完球,回到家都已經很晚了,但是不論多晚回到家,母親一定坐在客廳等我。我知道她很擔心我,但是她從來沒有禁止我。」

姚仁祿認為,「自由」與「關心」對小孩的發展,就如陽光和水對植物的重要性。

你家也有「蚌殼」小孩?

如果當初父母不給予姚老師自由選擇想念的大學,也許那時候的他,就會有更多理由去反抗與「搞怪」。
姚老師以孩子求學的經歷,分享孩子的成長,以及追尋方向的歷練。只要孩子身體健康,父母也許要試著放手看看,因為,怪小孩不會怪很久,除非給他很多機會,怪很久….

延伸閱讀:人生沒有白走的路(作者:洪蘭)

為什麼孩子就是不領情?

姚老師舉例,現代人因為獲取食物的方式太方便,如今,世界上因為吃得過多而死亡的人,比因為飢餓而死亡的人多,這就像父母對小孩之間的關係。從自然界來想,我因為很愛一棵植物,不斷給他澆水、修剪….植物其實就逐漸失去了它的動能。父母親應該給予孩子剛好的『陽光』和『水』,「愛」的營養過盛,難免對孩子來說,有些太多。

影響最深的一句話是?

我正在想這件事的時候,聽到一個腳步聲在我背後停下,傳來一句:「姚仁祿,你不用擔心,他們不知道你在幹什麼!」我趕快回頭看,一個背影已然遠去,他是漢寶德老師,對於一個第一志願念建築系的人來說,到了大三,很想突破,只好用實驗的方法試試看「亂丟」會不會丟出一個結果,那是沒有路的路,漢寶德老師那句話等於告訴我:「你可以實驗,不要害怕。」對於還是學生的我來講,這是很重要的一句話:「你放心,他們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姚老師也建議父母們,對於孩子的任性,也許要稍微「忍」一下,時機到了,孩子會用各種努力來證明。

理性與直覺的三個疑惑

理性與直覺的三個疑惑

理性與感性怎麼分界?

以直覺導航,知識續航。在設計的時候,理性與感性並沒有一個分界點,以一個漩渦來說明,理性與感性在漩渦中不停地交替轉圈,但不是原地轉,而是不斷向上走,到了一個高度後,你會突然看懂。

AI能不能分辨不同人的喜好?

我們只要能寫出SOP:「X+Y+Z=新東西,而這個新東西會受到某一類人的歡迎」,AI一定可以透過學習而做到。但是在過程中,如果你加入「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我感覺就是要加入某樣東西,這樣才會對,最後也因此大受歡迎」,這件事情,AI沒辦法做到。

為什麼人類可以憑「感覺」做到?
在《曠野的聲音》中,一位美國醫生來到澳洲與當地原住民一起漫遊,她驚訝地發現原住民是如何與大自然維持和諧的生態關係,越原始沒有受到毀壞的人類,越有本能展現他的直覺。

第二個例子是《群眾的智慧》這本書分享的故事,美國海軍在北大西洋失蹤的潛艇,海軍竭盡全力搜索,毫無結果。後來,當時正為海軍服務的科學家John Craven糾集了一批包括普通船員和艦長在內的眾多人員,讓他們獻計獻策,問他們各種各樣的問題並從中尋找線索。 John Craven還讓眾人就出事地點下賭注賭博。最終,出事潛艇在離大家的預測地點只有220碼的地方找到了。

所以,直覺並不是少數人的神奇天賦,而是每個人都能自我培養的能力。

你的直覺好不好?

直覺其實是一個Sense,就像有的人音感好,有的人眼力好…..
直覺是一個我們逐漸失去的能力,因為我們太久不用,所以你要把它叫回來。就像去健身房,若要你使用某塊肌肉,但你卻從來不知道有這塊肌肉的存在,所以也不知道如何使力,但是經過訓練,將腦與肌肉相連結,你可以慢慢體會到。
那麼,如何培養直覺?
在這裡提供一個方法,就是每天跟自己玩一個遊戲:猜撲克牌的數字,目的去喚醒直覺。
直覺在設計時是很好的幫手,當站在一個地方,仔細觀看每一個環節,試著去接收每一個訊息,進而看見未來長成什麼樣子,然後把他抓住,決定這就是未來要去的地方,我們再倒過來從現在走向未來模糊不清的藍圖,這就是直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