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225131111 service@dxmonline.com
理性與直覺的三個疑惑

理性與直覺的三個疑惑

理性與感性怎麼分界?

以直覺導航,知識續航。在設計的時候,理性與感性並沒有一個分界點,以一個漩渦來說明,理性與感性在漩渦中不停地交替轉圈,但不是原地轉,而是不斷向上走,到了一個高度後,你會突然看懂。

AI能不能分辨不同人的喜好?

我們只要能寫出SOP:「X+Y+Z=新東西,而這個新東西會受到某一類人的歡迎」,AI一定可以透過學習而做到。但是在過程中,如果你加入「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我感覺就是要加入某樣東西,這樣才會對,最後也因此大受歡迎」,這件事情,AI沒辦法做到。

為什麼人類可以憑「感覺」做到?
在《曠野的聲音》中,一位美國醫生來到澳洲與當地原住民一起漫遊,她驚訝地發現原住民是如何與大自然維持和諧的生態關係,越原始沒有受到毀壞的人類,越有本能展現他的直覺。

第二個例子是《群眾的智慧》這本書分享的故事,美國海軍在北大西洋失蹤的潛艇,海軍竭盡全力搜索,毫無結果。後來,當時正為海軍服務的科學家John Craven糾集了一批包括普通船員和艦長在內的眾多人員,讓他們獻計獻策,問他們各種各樣的問題並從中尋找線索。 John Craven還讓眾人就出事地點下賭注賭博。最終,出事潛艇在離大家的預測地點只有220碼的地方找到了。

所以,直覺並不是少數人的神奇天賦,而是每個人都能自我培養的能力。

你的直覺好不好?

直覺其實是一個Sense,就像有的人音感好,有的人眼力好…..
直覺是一個我們逐漸失去的能力,因為我們太久不用,所以你要把它叫回來。就像去健身房,若要你使用某塊肌肉,但你卻從來不知道有這塊肌肉的存在,所以也不知道如何使力,但是經過訓練,將腦與肌肉相連結,你可以慢慢體會到。
那麼,如何培養直覺?
在這裡提供一個方法,就是每天跟自己玩一個遊戲:猜撲克牌的數字,目的去喚醒直覺。
直覺在設計時是很好的幫手,當站在一個地方,仔細觀看每一個環節,試著去接收每一個訊息,進而看見未來長成什麼樣子,然後把他抓住,決定這就是未來要去的地方,我們再倒過來從現在走向未來模糊不清的藍圖,這就是直覺。

對於AI世界的三種看法

對於AI世界的三種看法

人類大腦智能無限發展,這樣好不好?

人類的特點:好奇,是促成人類不斷進步的原因(如哥白尼、伽利略)。而人類有好奇心想知道所有大小事,卻很少「看自己」,面對自己的缺點。
所謂的「自信」,並不是知道自己沒有錯,而是知道知道自己犯了錯,而知道如何去因應與彌補,進而產生自信。

人類該如何超越AI?

人類不太清楚複雜的情感,所以AI也無法理解及複製,因此我們要勇於表達情感。

過度使用左腦、以及過度自私,是人類目前不太好的基因,若要超越AI,必須挖掘右腦,並盡可能的無私,邁向下一個階段的人類。

霍金預言「AI將打敗人類」您的看法是?

歷史學家哈拉瑞預測,AI革命將創造一個新的非工作階級。但人類的自私,才是最大的挑戰,比方極端氣候、槍械暴力、飲食問題等等,皆與人的自私有關,所以,必須要開發我們的右腦:平等、無他的思考模式。

拍攝日期|2018.12.19
地點|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研究所
主講|姚仁祿

關於「不完美」的兩個提問

關於「不完美」的兩個提問

為什麼會有一種體悟或答案 讓你去接受「不完美」的美?

首先,你需要有點年紀。勉強一個人在年輕時去接受不完美,是不對的,就像花開花落一樣,種子必須要經歷成長的過程,才會知道自己需要結束,進而去理解迎接下一個階段,而不是抵抗或捨不得。所以,年輕的你,現在若還不理解不完美,其實也不必慌張,但是請開始試著「有備」,比方死亡,從不同階段面對死亡的摸索,理解所有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功夫,當了解生命必然要結束,心態、心胸與尺度也就會不同。

我們能不能不用「熵」來看待每件事情?

熵,是宇宙的基本現象,在學習可逆與不可逆熱力學轉換時的重要元素。人會老,花會落,瓶子會鏽掉,這你一定不會反對;若談論自己的生死,也許你開始會有所反抗,但內心深處你不會反對,只是不想看這個問題。有一些東西,與人、事物都無關,而是抽象的,比方「情感」,它並不會因為人或事物的衰弱而消失,而這樣的情感,就是美,是能夠永恆的,也只有人類能夠透過語言文字將感情不斷傳承。

拍攝日期|2018.12.19
地點|中原大學室研所
主講|姚仁祿

打開心眼 看見「不完美」之美

打開心眼 看見「不完美」之美

《 The Blind Photographer 》 圖片來源:thecamerastore.com

一個人如果看不見,該如何拍照?

《盲眼攝影家》(The Blind Photographer),是第一本介紹來自全球不同地方,全盲、半盲人士,以充滿活力和多樣的方式,拿起相機,拍攝四周那些那看不見,卻感受得到的對象,目的是描述盲人內心的美學感受。作者是Julian Rothenstein與Candia McWilliam。

由於盲人攝影師大多是全盲或是只剩下微弱的視力,其餘的感官能力會大幅擴展,並透過視覺以外的感官來表達和拍照。身為一位曾經眼見光彩、如今卻雙眼全盲的攝影師Pete Eckert,就曾經這麼說過:

我是一個在明眼人世界裡觀光的遊客。
盲人們面對的世界,就像是門前擋著一塊玻璃,感受得到前方卻不得其門進入。於是,我試著做些改變。我試著遺忘自己是個盲人,想像自己能夠看得見,唯有如此,我才能夠真正地融入明眼人的世界。我敞開內心深處的雙眼來拍照。透過聲音、觸摸和記憶,我在腦海中清晰地看見我所拍的每一張照片。我想,比起攝影師這個稱謂,我更像是一名概念性的藝術家。

本書讓我們感受到了盲人眼睛看不到的世界:黑暗不只一種,光會以各異的方式滲入眼睛;感官也不只一種,即使看不見,也能去聞、去觸、去聽、去嘗、去感受這個世界。他們不掩飾缺陷,而是真實地利用這些缺陷重生,提醒所有人,即使再不完美,都不要忘記生命最原始的感受,用微笑來面對每一個艱難的挑戰。

我們先透過這段影片,來認識盲人攝影師Pete Eckert:

影片來源:AMI: Accessible Media Inc.

「影像不純粹只是透過眼睛,它還可以透過靈魂看到。」

盲人歌手Stevie Wonder也為《盲眼攝影家》寫了這段開場:

「解決刻板印象與先入為主的想法,最好的辦法就是挑戰它們,如同本書所做的一般。它打破了視與盲兩方的藩籬,也展現了如果你不在意懷疑者並且追尋夢想,將會達到何種成就。影像不純粹只是透過眼睛,它還可以透過靈魂看到。」

Stevie Wonder,出生於美國密西根州,出生後不久因保溫箱內氧氣過量的醫療事故而失明,他從小就對音樂有著天生的領悟與駕馭能力,是歌手、作曲家、音樂製作人、社會活動家,擅長多種樂器,是一位唱樂皆精的全能藝人。
1963年以「小史提夫·汪達」(Little Stevie Wonder)的名字憑一曲《指尖》(Fingertip),向人們轉達了雙目失明的人,如何用指尖來感受這個世界。

來欣賞Stevie Wonder的現場演出:

打開心眼 看見「不完美」之美

認識了盲人攝影家以及盲人歌手,接下來,我們談談「不完美」。

《完美的不完美》Perfect Imperfect: The Beauty Of Accident Age And Patina)這本書,作者是Karen McCartney、Sharyn Cairns與Glen Proebstel。以日本的wabi-sabi美學概念為基礎,倡導在不完美,無常、自然界和尋常日子的真實之中,用心發現美,表達美。

《 Perfect Imperfect 》 圖片來源:ecooutdoor.com.au

在我們的教育體制下,考試往往重於思考,再加上思考短淺的媒體內容,讓許多人心態變得焦躁,眼界變得短視,思考也不夠深入。姚仁祿談到:「文化、知識界,若能一棒接一棒,在各領域不斷發表兼具『溝通技巧引人入勝』與『思考深度難易適中』的好作品,人們也許就會開始懂得欣賞『不完美的完美』的矛盾與實在,進一步,更能想像『眼看不見,心看見』的深廣美感。台灣才能脫離睜大眼低頭俯視不美好的膠著,開始抬頭閉眼,遠眺,而在靈魂之中,看見未來。」

部分內容節錄自|遠見雜誌 2018年10月號

延伸觀看:

  1. 姚仁祿談「從不完美,看見美的可能」
  2. 姚仁祿談「美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