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225131111 service@dxmonline.com

城市漫遊

漫遊,是為了觀察、思考和感受,也是尋找自己與一個地方的關係的旅程。在城市漫遊,隨意的、漫無目的的,以不同方式,細心閱讀城市裡的故事與變化。

旅行是設計家的住所

設計家應該讓身心「安住」在能提升「人文與藝術素養」與「跨界科學知識」的環境。這樣的地方,分散在全世界,甚至超越世界。鑽進,小王子的心靈。所以,「旅行」才是設計家的「住所」,在地球旅行,在想像中旅行。

三種旅行增加廣度

旅行能增加思考的廣度。旅行有三種,一種是「空間的旅行」,多去幫助自己成長的地方,增廣視野,多方體驗;一種是「知識的旅行」,就是閱讀、上網,到網路的世界去旅行;還有一種旅行,很多人以為沒有用,其實很有用,就是跟人家聊天。聊天的時候,如果能真正進行對話,就像跑到對方的腦袋裡去,完成一趟「心靈的旅行」。 

想像未來城市

全世界超過一半人口居住在城市中,還有25億人將在2050年前搬入城市。我們如何建造這些新城市,將是非常關鍵的問題,關係到氣候變化,經濟活力,社會福利和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感受。許多大思考家,已經開始著手設計未來城市,並呼籲設計聚焦於人與人互動的社區,解決城市蔓延問題,並建立更智能,更可持續發展的城市。

城市漫遊隨筆

建築只有你親自到他前面,你受到的感動,才是真實的。

還記得漢寶德老師在採訪時聊到:「當站在巴黎聖母院前的那個時候,當我抬頭一看,回想這是在這麼多年前(相當於在我們宋代)他們做出的建築,我心裡面就免不了受到些感動。古希臘的巴特農神廟也給我這樣的感覺。西元前二、三個世紀的作品,他們對於石頭,線條的美,到現在還保留在那裡,這絕對是一種,非常值得我們學習的文化。」

歐洲的城市,其實都滿適合漫遊的,運用雙腳,穿梭城市街道間,實際去體驗感受這個世界,在蜿蜒的街道裡,也許每一個轉彎都有著令人驚歎的建築在等待!

挖掘城市記憶

今年在俄羅斯舉辦的世足賽,每場比賽轉播的片頭總會看到極具俄羅斯風格的洋蔥式「圓頂建築」,而這樣的建築形式,可以追溯至拜占庭帝國時期(註一),與建造信眾集體活動的空間有關,其發展出的建築形態, 在世界建築史上造成巨大的影響,遍佈東正教與伊斯蘭教的文化圈(註二)。 遊走在世界各地,透過建築來回顧歷史,更從不同的城市記憶找到某種共通點,也是一種的樂趣所在。

伊斯坦堡 聖索菲亞大教堂
拜占庭帝國自羅馬帶來了大規模建築的技術,以圓頂為中心的空間觀念,發展為獨特的建築形態。最代表的作品是有近一千五百年的漫長歷史,因巨大的圓頂而聞名於世的「聖索菲亞大教堂」。聖索菲亞大教堂是一座結合西方的巴西利卡式教堂和東方的集中式圓頂構造,而形成圓頂式長方形的建築。聖索非亞教堂前後配置了四座尖塔並且十分強調垂直線的效果,這樣的建築形式對於歐洲中古期之教堂建築發展影響十分深遠。
莫斯科 聖瓦西里大教堂
拜占庭式的穹頂傳播到寒冷的俄羅斯地區,為了防止頂部被積雪壓垮,此地的穹頂發展為更加陡峭的洋蔥形頂,並加以富麗的裝飾。「聖瓦西里」那組過分誇大的、外裝的圓頂幾乎成為克林姆林宮的標誌了。
耶路撒冷 聖石廟
伊斯蘭教在初期所承襲的是圓頂下的大空間,因為他們需要室內集體禮拜的空間。在耶路撒冷八世紀時所建的「聖石廟」,就是拜占庭圓頂建築的典範,是伊斯蘭建築的紀念物,也是最美麗、動人的作品。
印度 泰姬瑪哈陵
回教建築向東方的推進,隨著伊斯蘭教力量的擴張,創造出各種以圓頂主要形式象徵的重要作品。回教帝王在印度的宮殿與寺廟都是自此衍生而來,「泰姬瑪哈陵」是圓頂建築中無可否認的最高成就。
註一:拜占庭時代是指從西元 330 年,這年君士坦丁大帝將羅馬帝國首都從羅馬東遷到到君士坦丁堡開始,一直到 1453 年奧圖曼帝國將拜占庭帝國滅亡為止。
註二:在歐洲歷史發展過程中,拜占庭一直扮演著排斥回教進入歐洲中部和北部的緩衝區,它深深影響居住在蘇俄和巴爾幹半島的斯拉夫民族,並且把他們的東正教文化和文字保存起來,甚至主宰他們的藝術與建築的發展。1453 年當拜占庭帝國滅亡之後,有很多拜占庭的學者向西逃難到義大利,並且將希臘古典的學說引入,刺激當地人對古典的研究,最後催生了義大利文藝復興運動。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隨時與我們保持聯繫,讓我們一起用創意讓世界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