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225131111 service@dxmonline.com

讓思想自由


人間,有許多的美好的思想,可以啟發人的夢想,

引領我們一代接著一代,一棒接著一棒,創造幸福。
 

我們敢夢想,因為我們有自信;我們失去夢想,就只能回想,
回想曾經有過的美好,
這是最可惜的事。 

美感未來美好思想

新世代書法美學

姚仁祿老師跨越世代,結合了董陽孜與阿信的美感源頭,於2011年策畫了「無聲的樂章」X「有聲的書法」聯展。

「書法藝術 X 年輕 = 新世代書法美學」一直是書法家董陽孜,多年來的心願。「書法 X 文字之美 = 令人嚮往的空間」也是五月天阿信,期待建構的美感。

為了激發新世代藝術與創意工作者的想像,安排了四場名人對談,希望能透過幾位創作者的心靈之窗,看見傳統之美與眺望未來的可能。

美學創意與實踐

歷史,像是一條蜿蜒的長河。有時平靜得出奇,讓我們「期待」永遠如此;有時,遇見波濤洶湧,我們說是「無常」。

人類漫長的歷史上,我們經常看見,人,因為「沒有自信」,便以愚昧而說不清楚的理由,限縮美好、幸福思想的展開。還好,文化這種東西,自己有生命,是活的,而且,自己會找路走。我們自己愚昧,把氣憋住,不肯呼吸,文化,卻不會跟著憋氣,依然可以呼吸,而且,會跟著夢想,振翅而去。

思想的源頭

什麼是「未來」?
PayPal創辦人彼得·提爾說:「成功不是樂透彩,你必須對未來感到既明確又樂觀」;「創新,不是複製成功,而是從0到1創造你的獨一無二」。

未來不是延續過去,而是「解構+新創+重組」
願台灣的年輕一代,都擁有達文西密碼,成為文藝復興人。是科學家,也是藝術家;是音樂家,也是哲學家。

思想的源頭,是美,不是財富....

隨緣尋找詩意

決定最後設計樣貌的「詩意」是什麼?
答案是「不圓滿」,那種蘇軾寫出來的,「寂寞無人見」的不圓滿。

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之中,有許多人對生命充滿了不確定的徬徨……心底,缺了一片。其實,如果我們有機會仔細打探,這種「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的不圓滿,無論大小,在書中,都會有答案。

當不圓滿的詩意浮現,設計也就出現了。

捲起千堆雪的風流人物

風起雲湧的風流人物,也隨著時光流轉,隨著大江東去,
一位接著一位,都被浪淘盡。

 

幸運的是,浪淘得盡風流人物,大浪的沖刷,卻洗不去他們的思想結晶;
他們的作品,像赤壁的岸邊巨石,依然穿越時空,依然拍打人心。

 

距離現在約

1000年

蘇東坡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蘇軾的文章、詩詞、書法中,透露一種穿越時空的訊息,敲打心房…

同樣一場雨,你可以煩惱以對,也可以視為開啓一扇幸福門: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送走了雨具,才開始下雨,蘇東坡轉煩為美,管他下雨下雪,隨時,都是創新好因緣。 

距離現在約

500年

米開朗基羅

我沒有刻 大衛就在石頭裡!

米開朗基羅在完成「大衛」後,很多人對他表示讚嘆,請教他為何可以刻得如此栩栩如生,
他的回答是:「我沒有刻,大衛就在石頭裡,我只是幫他出來!」

越有自信,直覺就會越加顯現。永遠保持好奇的心,在大腦中出現的問號,將隨著不斷思考的過程,答案就會逐漸出現在你身邊。

距離現在約

160年

梵谷

我夢想著繪畫  我畫著我的夢想

星空夜裡,往上看,若常看見滿天的星斗,總是充滿浪漫的想像;
往下看,若只看見自己的影子,總是容易孤獨的傷感。

天才畫家梵谷,就是仰觀星斗之後,往下看見自己孤獨的身影;
孤獨中,沈溺進傷感的浪漫,雖然創作驚人,卻找不到路的出口....

我們在創作中革命,難免充滿「浪漫的激情」與「孤獨的傷感」。
如何從仰觀繁星點點昇華,是我們隨著年齡增長,需要不斷完善的功課。

現今

貝聿銘

二十世紀的建築趨勢,來來去去,但是,貝聿銘沒有....

羅浮宮改建,貝律銘設計了玻璃金字塔,做為新的入口,
除了引人入勝的優雅外型,也聰明的解決了複雜動線的困擾。

只是,種種不說也罷的原因,讓他在設計期間,
被法國官方民間媒體謾罵、壓制,不一而足。
令人佩服的是,面對如此,多數人會拂袖而去的時候,
他以優雅的態度,堅定的原則,挺過了挑戰。

如今,多年過去,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像貝聿銘先生一樣,優雅而堅定的挺立,
只是,時間也優雅的證明了,「謾罵,是錯誤的」。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隨時與我們保持聯繫,讓我們一起用創意讓世界更美好